康达范文论文网

李学勤:从简帛佚籍《五行》谈到《大学》

康达范文论文网 http://www.sales365.cn 2020-02-06 11:29 出处:网络 编辑:





最近发表的荆门郭店楚简中有儒家著作《五行》经文,可与长沙马王堆帛书的《五行》相对勘。帛书《五行》有经有传(或称说),其体例和现存于《礼记》中的《大学》非常近似。《大学》文字中有错简、脱简,注家特别是宋人曾加整理研究,指出其经本孔子之言而曾子述之,传则曾子之意而门人记之。从传文明记曾子,又不是引文看,这种看法是有道理的。与《大学》对比,《五行》的传记有世子之名,世子即世硕,系孔门七十子弟子,所以《五行》传文是世子之意而门人记之,至于《五行》经文应当更早,参考《荀子·非十二子》,当即子思作品。


《郭店楚墓竹简》的出版①,已经在海内外学术界引起广泛注意。这批简有许多重要内涵,其中有《五行》的。经文部分,可与二十余。年前出土的马王堆汉墓帛书《五行》对照。在很短的期间,两次发现这一佚书,不仅是考古学史上的美谈,也说明《五行》在当时。的流行。深入研究《五行》及其他有关材料,在学术史。领域有特殊的意义。这是我第三次写小文讨论《五行》。1986年,我作有《帛书〈五行〉与〈尚书·洪范〉》。一文②,动机系由于帛书《五行》整理。问世,学者多以为思孟所言“五行”仁、义、礼、智、圣和传统说的“五行”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无关。我觉得子思倡言的“五行”,如章太炎指出的,实与金、木等“五行”相联系,而其“圣”之一行,尤为远本《洪范》的确证。1995年初,又应友人。之约,写了《马王堆帛书〈五行〉的再认识》,论及帛书的缀合与其成篇时期等问题,惜因出版较缓,尚未。能。同读者相见。这次出竹简的楚墓———荆门郭店一号墓的年代,从考古学看是清楚的,即属于战国中期后段。我曾推测其具体时间不晚于公元前300年,也就是说是公元前4世纪末的墓葬,而墓中竹简的书写时间,应当更早一些①。这使我们了解到《五行》不可能是战国晚期以后,像有人所说是汉初的作品。①荆门市博物馆:《郭店楚墓竹简》,文物出版社,1998年。②。李学勤:《帛书〈五行〉与〈尚书·洪范〉》,《学术月刊》1986年第11期。后收入《简帛佚籍与学术史》,时报文化,1994年。在《马王堆帛书〈五行〉的再认识》文中,我曾说到《五行》篇中有经、说区别的理解。编著《马王堆汉墓帛书》(一)的各位先生已指出,《五行》分经和说,第二一四行以前为经,二一五行以后为说。1993年出版的日本学者池田知久之《马王堆汉墓帛书五行篇研究》,便以经、说对照译注。小。文据此云:“按先秦古书多有经、说,如《墨子》有《经。上》、《经下》与《经说上》、《经说下》,《管子》有《经言》各篇与《解》各篇相对应。称经者,自然早于说、解。说、解的撰作,是传经者对经的解释阐发。”现在仔。细考虑,我以《墨子》、《管子》等书。来对比《五行》,虽能说明当时有经与说、解的存在,尚有未达一间之处。因为《墨子》等书的经和说、解,各各分立,自成起讫,而帛书《五行》则经、说前后联贯,体裁有所不同。如果要找与《五行》体例更为近似的,其实近在眼前,就是小戴《礼记》中宋元以来几乎家诵户习的《大学》。案《大学》一篇,原本犹存于《礼记正义》,细心绎读,确实有颠倒错乱以及脱漏的痕迹。例如文中前云:“自天子以至于庶人,一是皆以修身为本,其本乱而。末治者否矣;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,未之有也,此谓知本”,后面又说:“子曰:听讼,吾犹人也,必也使无讼乎?无情者不得尽其辞,大畏民志,此谓知本。”两个地方“此谓知本”重出,前者论。以修身为本,讲“知本”是对的,后者论讼,说“知本”便不妥当了。但。前者在“此谓知本”之下,紧接着又说“此谓知之至也”,文气全然不通,其有错倒脱失,是很显然的。汉末郑玄作注,仅依错脱之本为说,实不足据。宋儒重视《大学》,对篇文做了很细致的分析和整理。尽管他们在《礼记》传本以外没有什么依据,却能正确地看出文字间的种种问题,并进行复原的尝试。这方面代。表性的成果,是朱子在南宋孝宗淳熙十六年(公元1189年)序成的《大学章句》。此后学者见仁见智,对《大学》文本还有不少看法,但朱子的意见流传最广,被多数人尊为“定本”。朱子《章句》的一项功绩,是在《大学》篇文内部区分开经和传。他认为经仅一章,“盖孔子之言而曾子述之”,传共十章,“则曾子之意而门人记之也”,“旧本颇有错简,今因程子所定而更考经文,别为序次”。《章句》复原的《大学》,不一定是理想的,特别是补“格物致知”传一章,只好说是朱子本。人思想的结晶,不过经过朱子的梳理,《大学》篇文的体例已经清楚,即篇首。有经,随后有传。传对经的解说,大体说来是逐段,甚至是逐句的。同时,在传文之内,又有。不少引申发挥。 ①李学勤:《先秦儒家著作的重大发现》,《人民政协报》1998。年6月8日。 例如《大学》经文首句是:


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。传文首章就说:《康诰》曰“克明德”,《大甲》曰“顾542天之明命”,《帝典》曰“克明峻德”,皆自明也。这是以《书》三篇引文为例解说“明德”,又用“皆自明”来扣紧“明明德”。又如经文说:



$False$


0

上一篇:

没有了 :下一篇

精彩评论

暂无评论...
换一张
取 消